绫俞。

推荐多到不行,建议屏蔽本鱼的一条咸鱼。

【联五轴三/2P】镜子

标题和正文没有什么联系

 联/五/轴/三2P+亚瑟,无cp(略带双英)

依旧,人物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

作者比较神经


有什么变了。

明明对于国/家而言,
“度过一天”不过是一个机械性的工作
但是这一天真正完成工作的人,
或许没有,或许,只有一个

“都...疯了,全部。”被锁住的洗手间里回荡着深重的喘息声,以及来自撑在洗手台前的亚瑟的喃喃自语。

他很清楚,有什么变了,或许是除了他,都变了
但他不肯去面对
或许因为刚早上睁开惺忪的睡眼就映入眼帘的阿尔弗雷德(抑或说是艾伦)
或许因为少有的一次“和平”会议
也或许是因为,
他今天,被什么麻痹。
例如,昨天一个橘粉色头发的小孩子递给他的一块杯糕
——鬼知道那玩意到底放了什么药或是魔法
再例如,配合这块杯糕的许多演员们。

可惜,他们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演员。

在亚瑟去卫生间出门那一瞬间
“砰”
关门声像是什么指令
“阿尔弗雷德”拎起藏着的棒球棍指向对面的正想让他经历一下被铁锹打击的痛苦的“伊万”

“弗朗西斯”迅速的点起了烟,在递烟给“路德维希”时,他的手甚至还有些颤抖

东方过去的两位兄弟在旁边一边冷眼看着一边对彼此似是漫不经心地冷嘲热讽

“马修”和“以往”一样站在一旁,但那双瞳子里全都是暴怒

“费里西安诺”睁眼笑着。
并用故意压低的声音,在“路德维希”耳边说了什么,使他变了脸色,用拳头使劲敲了敲桌子
随着一起响起的还有“费里西安诺”清脆的声音
“哎呀这才是我的好狗狗嘛,爱因斯做的很好哦。”
可转眼,声音突然变的尖锐,仿佛刻薄的妇人①
“我说啊,你们没有人想听卢西大人的意见,这可真是超级不尊重的表现。”

……

没有人说话,但几乎是除了爱因斯的所有人
都用一种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特别是艾伦
——已经拿起了棒球棍,对着他
“谁管你有什么意见,我只知道要尽快搞定那个老家伙,我可演不下去了。”
“你要想接着发挥你那莫名其妙的表演欲,我不介意和葵一起揍死你。”
本田葵抽出了腰间的太刀。

“王耀”抢先一步趁“伊万”没有投出铁锹前制止了他“维克多,停手。谁不恶心现状。但只有那家伙带着什么魔法,他要察觉我们都得滚回各自密不透风的镜子。还有,你们这群蠢货要是还想让这里更乱就接着闹,我很乐意看到除了我以外你们都滚回去的画面。”
维克多似乎是很委屈,双手举着铁锹,眼睛又眯了起来。
“杀一个艾伦而已,黯,相信我,不碍事”
王黯并没理会,只是看向门口

有十分匆忙的脚步声
——是亚瑟回来了

“弗朗西斯”匆匆忙忙掐了烟,“啧”的一声表明他的烟瘾根本没有得到满足。
但没办法,他毕竟暂时是个演员。

只有一小点烟味被开着的窗带离,被带走的还有刚才的喧闹和爱因斯耳垂边的血腥味

亚瑟或许早就该知道这些,
从他的读心术中,而不是像现在撑在洗手台旁从一个小小的监控器知晓
的确,他是对于另一个世界的他们最为麻烦的家伙,不仅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他,还有所谓的魔法
但偏偏,另一个世界的他喜欢恶作剧,不分轻重的

亚瑟避开了看向镜子的眼神,匆忙走向会议室
——他着实有些害怕,以至于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看着不像是“自己”了。

走廊没有一个人,只有他自己的脚步。
除了他们今天没有见到任何人。
亚瑟想着,忘却了步伐的紊乱。
阿尔弗雷德打了耳钉,弗朗西斯带着烟味,还有马修,那家伙完全是另一个人,其他人也完全不对,错太多了。
“那次是②...去到那里救他们出来。”亚瑟又一次喃喃自语,毕竟今天的刺激实在太大

或许不是最大的
——他闻到了一个墙渗透过来的血腥味③

亚瑟停在了原地,看着那面墙
他太清楚了,身为经历过那么多战争的大/英/帝/国
那是一般只有战争才会附带的“死亡”的味道

他摇了摇头,似乎在迫使自己冷静
接着带着一副不可能在他脸上出现的虚弱的笑,推开了门
里面的人和刚才一样,没有差别
除了烟味更加浓厚
他确定了,急急忙忙地张口,甚至没有组织任何语言:“我...不太舒服,那个,今天就先离开了,因为真的好像病了...有什么事再说吧。”

他忽略了国/家,不会因为自身原因生病。

“砰”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我以弗朗索瓦的名义说,那个英国佬知道了一切,包括那个屋子里的‘老鼠’...不去追吗?”弗朗索瓦又拿起一根烟自顾自抽了起来。④
“小生认为没有必要。和奥利弗先生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他也变了不少了。那堆‘老鼠’他看没看到也就不重要了。”怀着看到人吃瘪表情的本田葵拎着刀走向门口。
可惜他没有如愿,弗朗索瓦依旧是一副标准性冷淡的表情,耸了耸肩。

酒店里不可避免的,也有镜子,
不过多了一面特别的,被摆在了桌面上。

那上面的花纹给人说不上来的恐怖
但亚瑟无暇顾及,
因为他看到了他逐渐变成橘粉色的发丝和蓝绿混杂的眼瞳
——就像给他杯糕的男孩一样。

亚瑟的脑海里响起了声音
“呜呼,奥利弗先生原本是打算让小亚瑟什么都不知道好好睡一觉的,这可不是你能接触的东西呀,看奥利多么爱你啊。”

亚瑟眼前一黑,在最后的光亮他看到了发丝每一寸都布满了橘粉色

“好好经历睡眠吧我亲爱的,然后在那里稍微想想办法,毕竟亚蒂你是那么聪明”

亚瑟昏了过去

没过一分钟,奥利弗爬了起来
“奥利永远爱着你哦。”

他轻轻用指尖触碰这镜面,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

镜子上是一个淡金色头发的家伙,安安静静地闭着眼,五官和奥利弗的,并无差异

他到底是谁呢?





怕造成什么奇妙的误会所以稍微解释一下
①参考百度百科卢西安诺部分:表现型人格,极具表现欲,会自导自演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情景剧,通常还是一人分饰几角。
②“那次”指第一次2P的大家的进攻
③墙后面是房间,堆着许许多多shiti,是亚瑟今天原本应该见到的人(单指酒店,会议厅,司机等普通工作人员)
④弗朗索瓦的态度参考于百度百科:
对美英极度没耐性,都不会给使用英语的人好脸色。
“老鼠”请参考活着的上一条

评论
热度 ( 32 )

© 绫俞。 | Powered by LOFTER